首页→就业动态
  • 阅读新闻
“慢就业”——大学毕业生的新选择
信息类型:就业动态      发布时间: 2017/3/18 17:24:42      发布单位: 招生就业处

11月4日,在山西大学商务学院,2017届校企见面会场面火爆。近千家用人单位设置展台,即将毕业的学生们拿着简历,在展台间穿梭寻觅,希望找见自己心仪、合适的工作。

2016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达765万,山西省高校毕业生人数达21万。“史上最难就业季”的标题再次登上新闻报端,就业形势仿佛异常严峻。与此同时,一种新的就业现象也悄然出现,他们毕业后不着急找工作,而是选择暂时旅游、支教、在家陪伴服务或者创业、兼职,慢慢考虑人生道路。他们被称为“慢就业一族”。

10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和新华社等媒体对“慢就业”的报道,把这个存在于部分高校毕业生的现象推上风口浪尖。认同者觉得“慢就业不失为一种选择”,“更多地考虑未来规划和就业质量”。批评者认为“慢就业要么是懒,要么是啃老”。

山西也有些高校毕业生在告别校园后,没有直接步入工作。他们有的因为另怀梦想,有的因为不满意眼前市场岗位……选择了推迟就业。他们心里有着坚持,有着迷茫,也有恐慌。近日,记者采访了几名慢就业者,他们的慢就业故事是怎样的?他们的经历对于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有何启发?他们的选择,专业人士又如何看待?

  听听他们的故事

  1 不进大机构自己办了特色英语培训班

小崔,1991年生人,家乡朔州。本科学历,文化产业管理专业,2015年毕业。

皮肤黝黑,身材偏瘦,背着个大旅行包。记者见到他时,他刚从秦皇岛到太原,准备下午回朔州。这天周五,而周六日,他有8节英语课要上。

这是小崔目前的生活状态:周一到周五,他可能出去旅行,或者看书学习,或者会友,隔一两天更新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晋文化”。他喜欢摄影,喜欢英语。他的工作集中在周六日,教60个孩子学英语口语。靠教英语,他已经挣了十多万元。

但是在大学的档案里,甚至父母眼中,他并不算是拥有一份正式工作。

2015年6月,小崔从上海一所大学毕业。在校园招聘中,他曾成功应聘为新东方的英语老师,但很快,小崔辞职了。“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高薪,而且非常辛苦,压力也很大。”留在上海,意味着要适应很快的生活节奏,承担巨大经济压力和更大的上海户口和房子的压力。毕业后,小崔选择回到山西。

“我试着找过几家太原培训机构的工作,也有几家应聘成功。但总体来说,环境和教学理念都不是我喜欢的。”很快,小崔返回家乡朔州。

小崔一下成了“家里蹲”,虽然他做了自己的“晋文化”公众号,文章阅读量不时上几万,有时也能达到10万+;虽然他开始尝试在微信上成立英语口语社群、开办微课堂,但是在父母眼中,这顶多算个副业。小崔自己也说,那段时间非常难过,“迷茫,焦虑。你每天在家坐着,感觉就跟无所事事一样。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妥协,找个平常工作。”

转机出现在10月。小崔做了个微信课堂,带着孩子读英语,没想到受到很多学生尤其学生家长的欢迎,有几个学生家长联系他,希望他教自己孩子英语口语。“虽然人不多,但当时我特别开心,还有些意外。”小崔开始在家办起英语口语培训班。

他办的培训班自有特色,“市场上的英语教学主要以考试为主,而不是正常语言学习的方式。”2015年寒假,找小崔学英语口语的人数增加到三十多人。他开办JC英语俱乐部,专门根据孩子英语水平和年龄分班,“我希望朔州孩子说英语摆脱不自信,摆脱 朔普 ,摆脱哑巴英语。不要以后读大学,或者面试、演讲都低人一等。”

忙碌起来,小崔内心的焦虑和迷茫就消失了。今年暑假,英语班人数增加到60多个孩子。他坚持小班教学,坚持创办免费朗读群、晨读群、讲座群等微信社群,每天教孩子英语口语,一个个矫正发音。“暑假时,我才想,我应该是创业了。”小崔现在的目标,是找一些有同样英语教学理念和理想的人合作,“也有些教育机构和个人找我,要聘用我,或者给我投资。我都拒绝了,觉得不是我想要的。”小崔说,他不着急,现在除了教口语班,他觉得更急迫的是学习,学习教育,学习管理,学习经营,还想去见世面,去认识更多的人。未来如何,他说自己也不清晰,但很期待。

慢就业于他,是找到一条自己有兴趣的道路,坚决走下去。

     2 不想做“码农”当起网络游戏撰稿人

小宇,1992年生人,家乡太原。本科学历,自动化专业,2015年毕业。

“我就是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当游戏撰稿人不是一时冲动,我想得很清楚。”由于长期不怎么出家门,小宇皮肤白皙,体型微胖。他戴着眼镜,眼睛总是微微眯着,有几分慵懒。但说起自己的选择,他语言笃定,非常自信。

其实,2015年年初,小宇曾成功应聘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程序员。“当下就签了Offer,每个月工资加奖金可能有一万多。”对大学应届毕业生,这个薪酬很不错,小宇却对这个工作越来越“看不上”。“我不喜欢程序员,工作辛苦,加班是常态。被聘的岗位还没什么创造性。”

思索再三,小宇开始悄悄谋划辞职。8月,眼看上班的时间到了,小宇依然整晚趴在电脑前。小宇爸妈可着了急。“那时我已经跟华为谈了,并且还在跟DOTA游戏公司谈比赛撰稿的事。我不想提前跟家长说,他们一定得干着急。我索性瞒着。”小宇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父母觉得那是份好工作,也许吧,看上去是挺高大上的。但我不喜欢。”

得知真相的小宇父母又着急又生气,动员亲戚给小宇做“思想工作”。但是,他已经辞职了。小宇父母想让他考太原的大企业,但小宇不答应,声称自己有工作了,网络游戏撰稿人。“他们开始不认同。因为游戏公司在上海,我人在太原,全靠网络联系,他们认为这是胡闹,顶多算个兼职。”小宇不少工作时间都在晚上,中午起床吃饭,下午开始坐在电脑前,一直盯到大半夜。“我的工作是给DOTA的各种比赛写评论。上大学,多数男生都玩网络游戏。我从那时开始玩DOTA2,还帮一个学长代写过几篇评论,就慢慢找到了门道。”小宇喜欢这款游戏,他也认真研究过这家公司,他认为游戏行业的市场非常好,“现在,写得多了,除了之前谈好的公司,还有一些游戏公司,甚至一些自媒体都联系我。我会看自己时间接一些。”一年多,他每月的收入也从开始的两三千,到了后来的一两万元。

不过,这个撰稿人小宇并不打算长做。“再做两年,攒一笔钱,之后不管是买房还是创业,手里都不至于紧张。”至于再长远的规划,小宇说到时候再想,“环境会变,人心也会变。现在想太多没有意义,人得活在当下。”

  3 毕业先支教提升感悟后回来找工作

飞飞,1990年生人,家乡太原。本科学历,会计专业,2014年毕业。

飞飞是个姑娘,个头只有1.58米,身材消瘦,但相熟的朋友,喜欢称她“哥”。“我性格强悍。”飞飞笑起来嘴咧很大,一排露出10颗牙。

她在朋友中被传颂的经历,是毕业后跑到贵州支教,教英语、语文和音乐。让她产生支教想法的是在一个论坛里认识的网友,“他们是一群志愿者,关注贵州山区的贫困学生。那里在大山深处,交通不便,条件很艰苦。”大三时,飞飞利用暑假去了贵州遵义正安县的一所小学,“真正的大山深处,曾经在电视里见过的场景出现在眼前,真的很震撼。”

大四要毕业了,飞飞一直惦记着那里的孩子。“我跟他们说要回去的。”飞飞跟父母商量,开始父母不太同意,觉得她一个小姑娘去那么远的地方不安全,后来飞飞跟父母反复协商,才征得父母同意,“他们同意我去一年。一年后回来找工作上班。”

在贵州很多乡村,不少学校都长期招募支教老师,有一年的、半年的。“生活简单,心情简单。每天教给孩子一些知识就满足了。”飞飞告诉记者,在那里,即使六七岁的孩子,都是家里的重要劳动力,清晨5点多就出门放牛、干农活,然后来上课。中午吃的是带的冷饭团。她刚去时专门带了一书包山西的牛肉、小米,为了给孩子们改善下伙食。“很多大学生也去支教,不过都是暑假。原本放假的时间,但很多孩子愿意来上课,因为可以接触到外面的人,他们很兴奋。”飞飞说,希望有些在城市感觉忙碌却没有收获的人,可以抽出时间尝试支教,“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支教回来后,飞飞开始找工作。“很多国企和银行不招往届生,面向社会招聘的,则对个人工作经验要求很高,我报了一些私企,还做过半年销售。”后来,飞飞考上一家大型私企,工作稳定下来,“将来,我还想去支教,也许到时候会带着我的孩子一起去。”

  4 毕业3年,他一直在考考考

史光,1990年生人,家乡太原。本科学历,法学专业,2013年毕业。

史光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大人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爱学习,不打架,考试一直排前十名。大学考入一所政法大学法律系。“大一还比较有学习劲头,到大二开始就玩游戏、赖床,翘课也多起来。后来大三有两门专业课没及格,这才提高警惕。”

不过,相比于其他文科专业,法学生比较“辛苦”一点,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儿,国家司法考试。“太难了。刚毕业那年就报名了,没好好准备,结果失败。后来报考研究生失败。”史光叹气,之后,他就步入复习、司考、考研的轮回。“备考经常很压抑,经常后悔,大学四年没扎实读书。但这又是没有意义的。”2015年的司法资格考试,史光终于通过了。现在,史光每天都到山西大学的自习教室复习8到10小时,准备即将到来的硕士研究生考试。

拿上司法资格证,为什么不做律师?“我没有经验,到律所就是实习生,拿了证也不是聘用的律师。没有薪资的。”史光摇头,他想考个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硕士,“将来不管是做律师,还是从事法学研究,都能积累知识和人脉。希望能通过考试。”

    5 拖延、懒惰让曾经斗志满满的他心烦意乱

王晶,1990年生人,家乡太原。本科学历,管理专业,2013年毕业。

10月20日降温后,王晶早起时间又推迟了一小时,每天10点半起床,11点多洗漱完,刷会儿手机,就可以吃午饭了。下午看会儿书,嫌父母唠叨了就去咖啡店坐坐。除了偶尔约朋友聚餐,他几乎没有娱乐活动和社交。

2013年6月,刚从一所财经大学毕业的王晶对自己的要求是两年内考完注册会计师证,然后找一份合适工作。“之前参加过两次校招,没有注册会计师证,底薪只给2000多元。考事业单位没成,找过两家小公司,说是招会计,去了就忽悠转销售。”为了能找到满意的工作,王晶下决心先考注册会计师。“我一名大学同学从大学就一直准备考试,毕业后两年内通过了注册会计师考试。现在就在审计行业,薪资和前景都特别好。”他说。

不过,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王晶却出现了问题,越来越懈怠和自我怀疑。“开始挺有斗志,但一年后,我有一门没通过,心里就开始郁闷。觉得自己不像人家是学霸,不知道是否能考过。2014年冬季,我也试着在网上投过简历,效果跟刚毕业时一样。感觉我这一年多只是白白浪费。”王晶觉得还是应该坚持自己。但是,父母开始为儿子担心。

王晶的妈妈除了担心王晶不能自立外,还担心他耽误找对象。“现在找对象,没房没车都是问题,更何况连工作都没有。这样再耽误下去,孩子就废了。”王晶妈妈说。

一家人吵架和冷战开始增加,这对王晶学习的积极性也有很大打击。与此同时,王晶身上出现的另一个问题是不愿意社交。“原因也简单,不想朋友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呗。”王晶苦笑。

“我如果现在找工作,那这3年就白费了。”交谈中,王晶多次重复这句话。那他现在做什么?复习考试。但是,每天他会控制不住地拖延、纠结、郁闷,最近半个月,他加起来有效的看书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其余时间要么心烦意乱,要么看视频玩游戏。“我要调整自己的状态,不能再耽误下去了。”王晶心里清楚,只是做到很难。

  大家眼里的“慢就业”

  众人来评说褒贬跨度大

“慢就业”这个词在出现之初,就受到人们的极大争论。人们对慢就业怎么看待?记者采访了一些家长、今年应届生和上班族。另外也整理了一些网友评论。人们对慢就业看法都不同,甚至表现出两极化,认同者认为是年轻人对自我价值的关注,反对者认为在“美化啃老”“鼓励推迟就业”。

  家长们:

怀揣着担心在支持

小宇的妈妈:虽然现在儿子挣钱挺多,但是作为家长我还是担心。他写稿子的游戏公司在上海,他在太原,哪天人家不要他都没地方说。而且,作息时间不规律,有时我凌晨三四点醒了,他卧室的灯还亮着。他还不怎么出门,这身体扛不住呀。而且,这工作挣得多也不算正式工作,人家问都不好介绍对象,担心以后他失业了可咋办,说到底还不是正式工作。

市民张先生:我家儿子毕业5年了,现在在长沙一家自媒体公司工作,正谈着个女朋友。明年准备买房,我想帮帮他首付。他生在太原,长沙读的大学。毕业时,我们希望他回山西,当时他回来参加公务员考试,考了晋中一个职位。但只上了半年就悄悄辞职了。说要考研究生,还要回长沙。因为已经错过当年考研报名,最少得耽搁一年。我看他下了决心,再说都辞职了,我只能是支持他。说真心话,挺担心的。考上还好,如果没考上,他是再考还是找工作。但再多担心也得压着,否则不是给孩子压力吗,好在是考上了。

     应届毕业生:

虽然内心向往,但不打算照此操作

在2017年校企见面会上,有近千家用人单位设置了展台,除了山西大学商务学院的学生,附近大学城的不少学生也闻讯前来。应届学生们在展台中间穿梭,拿着简历,抬头寻找着符合自己专业和兴趣的职位。

他们怎么看待“慢就业”?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多名学生,除了三人觉得是“浪费时间”和“就是啃老族”外,其他学生都有些向往,但是多数人并不打算慢就业,“现在工作这么难找,耽误不起”,另外也担心“没有人监督,就越来越颓。”只有两名同学只是来看看,但主要精力放在硕士研究生考试上,并考虑如果一年没考上就再考一年。

学生王潇:现在读大四了才知道自己没有好好利用时间,大学一下就过去了,没怎么旅游过,没有做过志愿者,也没有打过工。有很多事没有体验。对我来说,很羡慕那些能选择慢就业的人,我也希望能再给自己两三年时间,学一门小语种,出去走走看看。但是我不敢,应届生求职有很多优惠政策和好的职位,如果过两年变成社会招聘,我担心自己更没有竞争力。

学生小宋:我觉得能慢就业的人都是家里条件不错的,不用着急承担挣钱养家的责任。说白了就是有钱、任性。对我来说,读大学家里已经欠了不少钱,这几年的学费都得贷款,还等着还银行钱,慢就业就是笑话,或者说不负责任。  

      网友:

“啃老”换新词,“赋闲”心难安

在知乎网上,有个“如何看待呼吁社会包容90后毕业生的 慢就业 ”提问,下面有605个回答,其中多数人都不认同。

“这是我听说过把啃老说得最小清新的一个词。”这个答案,获得很多转载和点赞。

网友“在路上”:慢就业这件事对于90后来说,弊大于利。不就业,你靠什么生存,现在房价这么贵,仅仅是交个租金就让你受不了,总不能真的毕业后全靠啃老。

匿名网友:不知道现在还有如此洋气的新词来形容待业在家的毕业生们,可能经历的人已经中度抑郁。“王子病患者”:作为今年的毕业生,现在赋闲在家,并没有像众人猜测的那样,来个什么心灵的救赎之旅,恰恰相反,每天都在彷徨与迷茫中度过……我已经答应家里人11月去评估公司上班,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贫穷。我很怕别人讲我啃老。“岛民”:本人2013年毕业,当年考入家乡公务员系统,别人见了都说工作好、在家、体面,但谁知道我们的不容易。每个月2000+工资,部分油钱,部分生活用品,剩下的谈恋爱都不够。逢年过节或者想出去旅行,还得父母补贴。虽然父母从来没说过我什么,一般时不时地问我钱够不够花,但是作为个大男人,我受不了呀。有时我也想辞职,也在想如果当时我没有考公务员,而是像几个同学那样,考研究生、或者做点其他的,现在是不是能多挣点钱,生活也有趣一些。但是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勇气辞职。日复一日地重复生活吧。

  听听专家怎么讲

  省社科院哲学所副研究员李玉萍:

不要轻易给年轻人贴“啃老”标签

“我觉得慢就业,就是缓就业,试就业。不应该与啃老等同。”省社科院哲学所副研究员李玉萍说,她认为,慢就业要比随意就业好。如果一毕业就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当然是好事,但如果找不到,社会应该包容部分人慢就业的选择。

李玉萍说,她接触最多的慢就业学生是考研族,有的一次不成功,会考多次。“他们要用考研来改变命运。尤其是一些本科普通学校的。我认识一个学生,是省内三本,考了5次研究生才考上,今年研究生毕业了。他改变了自己的低学历。研究生在校期间,他已经开始自己挣钱交学费和生活费。”

相较于慢就业,李玉萍认为“着急随意就业更可怕。”“很多学生不清楚自己喜欢什么适合什么,还有些学生担心就业环境不好,他们在毕业后随意找个了工作,并不喜欢。这些人可能越做越不开心。”李玉萍告诉记者,她认识很多就业后后悔的学生。有个小伙子,毕业后回了家乡县城,找了个坐办公室的工作。“清闲,稳定。别人看着也算不错了。但是两年后,这小伙子又来找我,说想辞职考研。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每天就是打水、拿报纸,工作没有一点意义,他受不了了。”

李玉萍说,一般反对的,主要是传统观念,对这种不纳入套路的比较怀疑。“它应该算是一种反传统的就业形势。就我个人来说,是比较欣赏的。慢就业一定不适合每一个人,但高校学生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来确定自己是毕业则就业,还是给自己一个准备就业的空间。两三年的准备期,比随便就业,我觉得可能是一种更理性的选择。”

       山大商务学院就业指导中心老师国俊卿:

“慢就业”存在于部分人群,但是个发展方向

对于慢就业,山大商务学院就业指导中心老师国俊卿很感兴趣。“我觉得这个问题,一分为二地来看。一种是对学生来讲,有自己的目标。他们二十三四岁,那么他们的父母也正值当年,为了孩子的深造和提升以找到更好工作,无可厚非。”

但另外一种,不排除有学生自己内心不强大,一直对就业处于一种畏惧状态,那就拖着,选择考研。“我接触这种学生还是个案,不是太多。在这种状态下,学生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越来越自卑,其实这些孩子并不是内心真的想啃老,可能是出于各种环境各种因素的影响,他不敢走出去。”

就现在就业形势发展而言,国俊卿觉得,社会在变革,学生要有“知变、识辨、应变”的能力,就业能力才是“铁饭碗”。“社会是在变化的,在观念意识上要有一定的转变。要识辨,辨识出朝什么地方变。最重要是应变,个人能力针对变化有一个明确的方向,适应变化。”国俊卿说,谁也无法预料到未来孩子们的发展,社会发展的进程中不断出现创新理念、思维,包括就业,包括在各个行业创新,包括对传统观念的创新等等碰撞。有些学生的慢就业是知道自己干什么,无论是兴趣还是满腔热情,在年轻的时候什么都允许。

对于很多人不认可的评论,国俊卿认为是在就业压力增大情况下,社会就业理念更趋于保守,而传统就业观是觉得越稳定的越靠谱。“其实,慢就业仍然是要就业,只是在通往就业时需要一些过程,做出一些准备,形成长远的就业意识,在经过这个过程时要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质,要坚强地走过慢就业期。”国俊卿认为。能选择“慢就业”的孩子不会差,从他的思想意识、个人能力等方面都不会差。“可以把慢就业纳入职业规划中,到了一定年龄,或毕业后一定时间,就必须得去就业。慢,是主动选择,不是不就业,不是啃老。”

另外对于一些家长的担心,国俊卿说,国家也在逐渐看重这个问题,加强养老、社会服务保障体系。以后,那些没有所谓正式工作和有单位依靠的自由职业者、创业者,也不会担忧社保等,以后大家的就业观念会更开放。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韩锐:

给自己设置合理目标,开始行动

韩锐认为,慢就业有两个不同方向,第一种是偏向“慢”,主要表现在逃避现实,想法在于慢,缓冲期越长越好。第二种偏向于就业,“迂回向前”,错峰就业。

除了就业困难和一些毕业生实践水平不及理论水平外,韩锐认为,对工作的期待高于实际水平也是一些毕业生选择慢就业的原因。“这种期待来源于集体无意识,是社会达成共识的意识,大学生毕业就应该是个白领,博士生出来就应该是金领。而有些毕业生的期待就基于这种社会期待,而不是基于实力。目标偏理想化,导致找工作时高不成低不就。”

对于选择慢就业的毕业生,韩锐给出一些建议,总体来说是要敢于面对现实,努力提升实力,科学管理目标,最后坚持才能达到梦想。

韩锐首先提醒倾向于逃避的毕业生,要敢于面对,合理期待。“给自己设置合理目标,走出不良暗示,敢于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比如离开父母。”韩锐说,在父母身边住当然舒服,什么都不用操心,但这样长久下去,可能磨损意志力。“对这些学生来说,要为了自己的发展而找工作,而不是别人的眼光和面子。”

而对于想迂回就业的毕业生,韩锐建议他们对自己的目标要科学规划,有效管理。具体来说,有六个步骤,即目标管理步骤:

第一,设定合理目标。要“适合我”的目标,而不只是设定“好”的目标。比如薪酬,要看自己能为公司创造的利润,而不是同学拿了多少钱。

第二,设定目标达成期限。比如考研考几年,不能无限期下去,这样不现实。

第三,大量实践,一定要动。比如考研,不能跟所有人都说了要去考,结果到眼前觉得没什么希望,连考场都没上。

第四,检验自己目标。到了一定阶段,要看自己目标是否完成,如果没有完成,要反思,问自己为什么没完成,这个目标是否不适合自己。

第五,调整、重设目标。这样,前面工作才是有意义的。哪怕没有完成,但你认识了自己,依然是有意义的。

第六,继续实践。“对于一些在慢就业过程中,出现自我怀疑、迷茫抑郁倾向的,想走出来的方法还是要规划目标,从小事做起,最重要是开始行动。”韩锐说,目标很遥远,但这就跟拖延症有些像,这时最重要的是开始行动,把计划细化,一点点开始做。

阅读次数:318次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学府大道66号重庆交通大学第三办公楼 邮政编码:400074
Copyright @ 2009-2014 重庆交通大学招生就业处
电话:023-62652496 邮箱:jyk@cqjtu.edu.cn
技术支持:NickelZhang & YiTian